阜新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三十九章 蛟马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4:50 编辑:笔名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三十九章 蛟马

“蛟马!”

看着马车前头的两匹蛟马,江河目光一凝。

蛟马,虽然也是马匹,体内却又一丝极其稀薄的蛟龙血脉

,体型高大,但是性格温顺,没有攻击性,是非常好的坐骑和拉车马匹。

不过,能用得上蛟马拉车的,一定是世家大族的子弟,不是千金大小姐,便是纨绔公子哥的级别。

只不过,他们颇有些引人注目了。

毕竟,就连苏妙音那样的千金大小姐,也只是用好一些的汗血宝马罢了,远远没有蛟马来的高调。

做人,还是要低调点的好。

不然,指不定哪个人眼热他们家族财富,把这群四处冒着傻气的人给绑了,让他们交钱赎人。

那时候,有他们哭的。

上一世,在真武界的时候,由于手头比较紧,类似的事情,江河可没少干。

顷刻间的功夫,马车奔袭到近前,眼看着就要撞上江河。

江河不仅没有让开,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目光冷冽。

“让开,前面的赶快让开,别耽误老子赶路。”

那个赶车的车夫见此,不仅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倒接连几鞭抽在蛟马之上,大吼连连。

两头蛟马背上吃痛,嘶吼一声,迈开四足狂奔,向着江河所在地方疯狂冲击来。

“嗯?”

江河皱起眉头,眼眸中神光一闪,一道猩红目光,直击那两头蛟马。

两头蛟马顿时受到惊吓,四足骤然停住,在地上激起好大的尘土。

那车夫猝不及防,一下向前栽倒,“砰”的一声,头朝下狠狠摔在地上。

一击之下,大地都震了三震,如地龙翻身。

“不长眼睛的狗东西!”

江河扫了他一眼,神色漠然。

他什么都没干,对方竟然硬冲冲地冲过来,简直就是想要他的命,想要江唯的命。

他现在心情好,并不想在妹妹江唯面前动手,随便给这车夫一点小教训而已。

不然的话,这车夫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其实,我也应该收复个高级点的凶兽来当坐骑了,小唯不喜欢御剑飞行的感觉,要不弄一匹蛟马王玩玩?”

江河想起江唯和他一起御剑飞行时候的不适,心中暗忖道。

他前世被人称为不败战神,说的是战斗方面强横,横推一世,自出道以来,未尝一败。

同样,也有很多人知道,这位不败战神在炼丹之道方面,也有很高的造诣。

但却很少有人知道的事,江河在驯化兽类方面,也有不小的心得。

不管是凶兽、妖兽、仙兽还是神兽,在这尊大神面前,都得乖乖变成一个小绵羊,任他驱使。

江河现在实力虽变弱不少,还只是玄魂境四层的修为,但对付蛟马这样的兽类,还是驾轻就熟,手到擒来。

“臭小子,你找死!”

车夫爬起来,怒吼一声,浑身气势大盛,强横的气血如沸水翻腾,周围似乎都变得炙热起来。

“死!”那车夫眼神一厉,一拳狠狠轰砸而出,气势凌厉,让虚空发生一阵不规则扭曲。

车夫一拳,在半空化作一只巨大的黑色拳印,宛若一头钢铁犀牛,重重垂落而下。

如果被打中,将会粉身碎骨,必死无疑。

江河眸光微寒,抱起身边的江唯,脚踏游龙步,无惊无险的避开车夫一击。

“好狠毒的人,先是用蛟马撞过来,撞人不成,就下杀手。”

“这种人,死不足惜。”

如果江河没有一点本事,此刻早已是一具尸体,甚至……死无全尸,连江唯的生命也会被掠夺。

“他娘的,给老子去死!”

那车夫见一击落空,先是愣了下,顿时更加愤怒,运转周身元力,马上就要再出一拳。

江河眼神愈加冷漠,若对方还要继续动手下去的话,他就不客气了。

此人实力不弱,已经是玄魂境五层,但在江河眼里还不够看。

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一招秒杀对方,甚至连斩天剑的战魂都不用。

只需一剑,或一拳,便可结束他的性命。

然而,这样的人,实在不配和他动手。

更主要的是,他不想因为杀人见血,坏了妹妹江唯的好心情。

“住手!”

就在这时,马车的帘子拉开,露出一张俊美的少年面庞。

他走下马车后,周围的气氛,仿佛都凝固了。

这少年穿着一身奢华的长袍,干净利落的金色短发下,生着一副如同太阳神般俊逸的面庞,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让周围不少的小女生春心大发,分分钟不能自已。

“少爷!”

那车夫见少年出来,赶紧变了一副恭敬模样,躬身问候道。

“玄魂境四层。”

江河看了英俊少年一眼,立即感知出对方实力。

这少年不过十五六岁,实力达到玄魂境四层,看他的穿着打扮,以及身上那股天上地下我就是老大的气质,是世家大族的后代无疑了。

否则不至于连一个车夫都这么嚣张。

英俊少年先是瞥了江河一眼,露出一抹不屑,而后目光放在江唯身上,立即浮现出异样的兴奋。

他一脸激动的凑上前去道:“想不到世上居然有如此清纯绝美女子,世间罕见,世间罕见呐!”

江唯眼眸之中闪烁出一丝不悦,后退了两步,下意识地拉着江河的手。

“不用理他。”

江河淡淡一笑,拉着江唯转身离开。

这个面容英俊少年和阴毒车夫一看就不是好人,他不想在江唯面前杀人,所以选择直接离开。

只是临走前,会给他们下一道催命符罢了。

用不了多久,这两个人,就会在极度痛苦中死去。

“臭小子,拦了老子的车,这就想走吗?”车夫大怒,上前一步,又要出手。

“钟安,你先退下。”

叫钟安的车夫被英俊少年拦住,后者跃下马车,身子一闪,化作一道残影浮掠虚空。

下一刻,他身体穿现在江河面前,拦住二人。

“这位兄弟,在下白子期,是西凉城白家的人,家父乃是当今白家家主,也是西凉城禁卫军统领白敬轩。”

“兄弟可能不知道在下,但家父的名号,想必兄台一定知道吧?”白子期淡淡说着,语气则是带着高人一等的傲气。

人称“铁面判官”的白敬轩,不说在西凉郡城内,便是治下一些个偏僻的小城池,听到他的名字,也都会心头震颤,身体发抖。

往常,只要他报出父亲的名号,那些人都会吓得魂不附体,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白子期已经想到了,接下来那个狂妄少年是什么反应。

“怕不是要跪下来求我,然后把她旁边那个小妞儿送给本少爷了吧,哈哈哈。”

白子期心中狂喜,脸上却依然保持着那份上等人的傲慢。

但一下刻,他的表情再次保持不出了。

“我对你的家父是谁不感兴趣,更没听说过,没事的话,你们赶紧走吧,今天我不想招惹是非。”

江河淡漠的话,让白子期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江河的反应如此的……狂妄!

西凉城白家,那可是西凉城的四大家族之一。

西凉城是整个西凉郡的郡城,大周王朝里所有的郡城中,都算得上个中翘楚,扶风城与它一比,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铁面判官”白敬轩更是威名赫赫,可止小儿啼的存在,眼前的人居然说没听说过?

最后,还让他赶紧走,不想招惹是非?

“***,第一次见到比本少爷还能装的,好,你想装,本少爷就让你装到底!”白子期心中冷笑连连。

“兄弟,你拦下本少爷的马车,可是要让我载你们一程?”他斜了江河一眼,眼珠一转,目光再度放在江唯身上。

江河神念一扫,将白子期看了个通透。

白子期面色发白,脚步虚浮,黑眼圈沉重,明显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加上那种色鬼一般的眼神,他是个什么货色,一目了然。

江河不管白子期家世如何,只要他敢打江唯的主意,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他。

“我不想和你们动手,让开。”江河站在原地,目光无悲无喜。

“让开?”

白子期阴冷一笑,说道:“小子,我的车可不是你说让开就让开的,你既然拦在我的车前面,说明你就想让本少爷载你一程了!”

“现在是你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可别逼的本少爷对你不客气。”

见到说好话不行,白子期直接开始威胁。

“这么说,你的这辆车,我是非上不可了?”江河玩味一笑。

“不错,要是你不识相,那就只有一个字,死!”白子期目露凶光,阴冷冷的低喝道。

“咳咳。”这个时候,马车上突然传出两声干咳。

江河眉头微微一皱,他刚才居然没有发现马车里还有人。

“居然能在我的面前隐藏气息,此人要么实力超强,要么神念超强。”江河心里多了一分谨慎。

如果只有白子期和车夫两个人,惹怒了他,江河完全可以当场杀掉,转身离去。

原本不想杀人,但他们自寻死路,江河也只好成全他们。

至于江唯,就先让她熟悉一下外面的残酷,省得以后吃亏。

沈阳治疗阴道炎方法
蚌埠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江门妇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治疗阴道炎费用
蚌埠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